| 加入桌面
 
 
当前位置: 汕尾企业网 » 资讯 » 知识园地 » 当诗成为音乐,当图书成为武器

当诗成为音乐,当图书成为武器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7-06-07  来源:汕尾企业网  浏览次数:2

1956年5月,一位意大利书探专程拜访俄国诗人鲍里斯・帕斯捷尔纳克。他带走了帕斯捷尔纳克首部小说《日瓦戈医生》的原始书稿。

帕氏相信该书不可能在苏联出版,因为官方认为此书攻击1917年革命,是一株无可救药的毒草。从意大利开始,《日瓦戈医生》的多种译本在世界各国出版;与此同时,帕斯捷尔纳克则在苏联国内遭遇了疾风骤雨般的舆论抨击。这部巨著也引起了中央情报局的注意。后者秘密印刷了一批俄文版《日瓦戈医生》,偷运进苏联。

《日瓦戈医生》由此被卷入冷战双方意识形态斗争的漩涡。时过境迁,这段不同寻常的轶事,终于在半个世纪之后,由本书的两位作者发掘整理,公之于世。然而,导演唐棣读完这本《当图书成为武器:“日瓦戈事件”始末》,首先引他感慨的不是帕斯捷尔纳克与《日瓦戈医生》多舛的命运,而是音乐……

美)彼得·芬恩(荷)彼特拉·库维著贾令仪等译北京大学出版社2015年3月版

当诗成为音乐,当图书成为武器

文|唐棣

尼采不仅是哲学家,帕斯捷尔纳克也不仅是小说家。在他们灵魂深处住着一个同样卓著的音乐家与诗人,这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他们后来的作为——读了两人的传记后,这种感觉尤其明显了。

先说尼采,他1844年生于一个新教牧师家庭,每天家里必放宗教音乐。也可以说尼采是在音乐声中长大的。从14岁首次作曲到28岁拜访指挥家彪罗之间这些年,他已写了很多曲子,献给亲戚们的很多曲子现在还在流传。

尼采的玩伴格劳斯多夫也曾回忆尼采中学时荡秋千之余的即兴作曲,然后大家都很快乐地倾听。虽然,我不信此人口中“贝多芬在幻想曲方面不能比尼采掌握得更好”之类的夸奖,但可以说尼采对音乐的追求发端很早,且很有天赋。

这完全没有影响大师彪罗的判断,那个普通的下午本该淹没于历史。后来,它变得值得一提完全是因为那几句狠话——“情感上极尽夸张之能,让人极度不舒服,作品本身是反音乐的。”以及尼采的尴尬。他哑口无言,那个晴朗的下午就在他飘忽的眼神中布满了乌云。

尼采

而帕斯捷尔纳克的忧郁可能是天生的。1890年,他在一个俄罗斯家庭出生。父亲是一位插画家,母亲是钢琴家。这个忧郁少年对音乐的迷恋一点不比尼采轻。帕斯捷尔纳克还在母亲指导下学过6年作曲,他明确说过“人世间我最喜欢的是音乐。”他最后放弃音乐的原因,可不像他后来放弃诗歌那么为人所知。

我觉得,帕斯捷尔纳克很可能把这个谜团写入了诗,比如他的诗常提及音乐家、音乐作品和作品中的人物,名字几乎穿越整个音乐史——莫扎特、肖邦、贝多芬、柴可夫斯基、穆索尔斯基、舒曼等。

尼采的偶像舒曼也在这串名单之中。不少人还知道尼采和音乐家瓦格纳的故事。这个故事始于尼采24岁造访瓦格纳之后。尼采在一周后的日记中还无法抑制那种喜悦:“我的生命的最好的事和最高的瞬间,和您的名字联结在一起。”

1872年《悲剧的诞生》出版了,尼采还没有从被音乐家们打击的低落中缓过来,就在瓦格纳的音乐中找到了”古希腊悲剧的影子”,一种尼采推崇的“酒神”狄奥尼索斯精神的影子。同年,拜罗伊特音乐节邀请他,他满心带着“一种类似信仰的思考”(尼采日记)前往。

两年后,再次来到拜罗伊特音乐节是为了听瓦格纳演奏的《众神的黄昏》。最后一幕众神覆灭,英雄齐格弗里德最后被刺死,尼采感到瓦格纳对他所推崇的真正人性的背叛。这次旅行的心情差了很多。后来《众神的黄昏》首演,尼采没看完,便匆匆离开拜罗伊特小城。“我必须全力保持克制,以此来忍受我现在彻底的失望。”他说时似乎已能平静地面对与昔日好友的分道扬镳。

《尼伯龙根的指环》第四部《众神的黄昏》

分享与收藏: 关闭窗口 打印本文 本文关键字:
 
推荐图文
推荐资讯
热点文章